筠卿

喻文州中心
不二周助

幸得识君春风面


“没看出来呀,王大眼,你还有这么热心的一面?”围在垃圾桶旁抽烟的叶修挑眉戏谑。指完路回来的王杰希听闻此言,睨了他一眼,神色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。午饭后的休息时间,难得懒散,叶修便没事人儿似的继续调侃:“你刚脸上可有一丝满足感,怎么,就指个路,还能成就英雄梦?哥的视力可是5.2,看得倍儿清楚。”“烟抽完了吗?休息好了就上去继续讨论剩下的部分。”说完,扭头抬腿进了自动门。现在的年轻人要不要这么拼,盯着高耸入云的写字楼,叶修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,跟进去了。

十年前。
大学生王杰希利用暑假一个人去了T市。T市公共交通主要是巴士,市政单车作为补充,地铁还在规划中。
从美术馆逛出来也到了晚饭时间。正准备打的去事先查好的西餐厅,恰好看见旁边的公园就有市政单车停放点,距离也不是很远,骑过去还能感受一番“夕阳无限好”。
夏天的傍晚虽然还有些燥热,但阳光弱下去了,骑着车,耳畔时不时掠过阵阵清风,尤其还有下班急着回家的行色匆匆的路人与之形成对比,这种闲适愈发得瑟。
导航显示已经到了餐厅附近,现在把车停好走过去就可以了。
……不应该呀!绕着餐厅附近骑了好几圈没有看到停车点,上网路搜索T市单车停放点,显示这附近就有好几个,怎么按照导航过去都没看见?眼看着天色渐晚,这车该怎么处理,骑回美术馆再打的过来,浪费时间,但是这家店的牛排很多网友推荐,错过又有点可惜。正在纠结,看见前面有一个和自己骑着一样单车的人在等红灯,这个点了应该也是来附近吃饭的吧,跟着他就好了。
跟了一段,前车没有要停的迹象,而且感觉要往小路去了。没办法,现在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。连蹬了几圈,赶上那人。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你知道这附近哪有单车停放点吗?”对方停车,也一时茫然“一般公交车站附近就会有的。”原来是学生,衣服上还有校名。“嗯,我也这样以为的,但是附近公交站没有,我上网路查了单车停放点,骑过去也都没看见。”“听你口音,不是这边的人,是来旅游吗,一个人?”“嗯,来这边旅游。本来是要去吃晚饭,但是没找到停放点,看你也骑着市政单车,以为你会知道。”“不好意思啊,这边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和你一起找吧。”“那麻烦你,多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面全是对话,太干巴,不知道该怎么推动情节发展了。先贴出来,算是今晚的成果。

你最秀

路人:“你教教你妹子AD出装!”
张:“是妹子带我,不是我带妹子”(一本正经)
(楚:你咋这么秀!)

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!

喻:“杰希,爱你哟^_-”
王:“我不爱你们(o_0)”
喻:“耶,少天,你听见了吗?他回答的不是‘我不爱你’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”
黄:“队长,你什么心态啊(。ì _ í。)”
王:“喻队,你ooc了ಠ_ರೃ”

【庙药】微草vs蓝雨常规赛,微草小比分败落,但作为主场,还是非常仁义的请蓝雨战队吃饭。

喻:“少天,不要总是点肉菜”
黄:“哈哈哈,队长,这家店没有秋葵!”
卢:“这里有一道广式芥兰诶”

“广式芥兰”端上来后,蓝雨众员相当残念,连黄少天都沉默了。好在其他的菜还算合口味,大家也只是吐槽了一下“这老板怎么跟大眼一样,思维够别致呀,蔬菜把叶去掉”。

饭后,喻和王走在队伍后面。
喻:“王队对今天的小比分落败看来稍微有些介意啊”
王:“何以见得?”
喻:“那道芥兰被王队施了一点魔法”
王:“喻队也信?”
喻:“毕竟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”
王:“……好吧,这家店是我一朋友开的。我让后厨特别关照了一下黄少天,强迫吃蔬菜也没用吧”
喻:“……那我就替少天谢过王队的‘关照’了,不过下次不必这么客气,我们还是吃正常的蔬菜吧”




王喻非常适合这首歌~


二人当朝为官,虽有可为人道和不为人道的纷扰,却依然朝自己心中的清明前进,如木于林,不秀于外只笔直的生长,山风清澈~雨幕,天色将晚,二人在结束棋局后对饮,小杯酒慢慢品味,闲话,多半是喻文州在打趣王杰希,杰希不会扫兴但回答的也中规中矩。夜渐深。

科目二:上坡定点


教练叶*学员王


叶教练:“脚下没个轻重啊,油门轻点踩,你要飞啊!”
学员王:“……”

梦境(下 END)


叶修终于回来了,在第二年秋季注册日。

黄少天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宿舍收拾。
“听说咱研究生学院的叶修大神回来了,有人在主楼看见他了”“是吗?不是说去国外留学不回来了……”
“那个,同学,不好意思打扰一下,你们说叶修回来了,是机械学院的那个叶修吗?”
“……嗯,是我们机械学院的,不过他是研究生的学长。”
“嗯,那他现在在哪里?”
“额,只是有同学在主楼看见他,可能是在教务处办理手续吧……”
那句“谢了”已经飘散在空中。

第一次觉得学校很大。
站在主楼门口,黄少天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,深吸一口气,走向了二楼的教务处。
“叶学长,你回来了。”在楼梯拐角处相遇,似是波澜不惊。
来人也站定,一瞬不瞬的看着他,似是盯了半晌,才嘲讽般的悠悠开口道:“嗯,黄学弟。”
黄少天脑内紧绷的弦快到临界,平时利索的嘴皮子现在只是张了张,哑然失声。心灵感应般,叶修上前圈住了黄少天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。“快放开,被同学看见就不好了……”黄少天却还没失去这点理智,想要挣脱,却被叶修抱的更紧了。手的力度也加重了,把自己的头按在对方颈窝处。“没关系,这次我回来就不走了,别人看见就看见了吧,同学们也该知道咱们的关系了。”终于,黄少天也张开双臂,安心地回抱住叶修。



“听说你前两天找过喻文州?”自习室里黄少天和叶修在最后一排,黄少天脑袋枕在胳膊上,歪着头问叶修。
叶修叼着巧克力棍,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,胳膊交错在胸前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“那可不是,听说我不在的日子他对你颇为照顾。”
“你没对我们班长怎样吧?”黄少天看见他嘴角的一抹坏笑,赶紧坐起来。
叶修看了他一眼,头偏向一旁,挣开了黄少天搭上胳膊的双手。“我这还没怎样呢,你就开始担心了。哎哟,我都差点要不知道你是谁的男朋友了……”
闻言,黄少天狗腿般的抱住叶修,“哎呀,我这不是还是担心你么。咱俩得低调,低调。”
叶修承了这谄媚,又让他坐好,搞学习,低调。

虽然叶修觉得约喻文州谈话总有一种小树林约架的幼稚感,但有些事情还是坦荡荡的说清楚比较好。毕竟黄少天即使是他的男朋友,也不是他的附属物。
喻文州把地点定在校学生会的活动办公室,此时只有他两人。
“叶学长好几年都没来这里了吧?”喻文州先打了招呼。
“是啊。不过本科生时也就替机械学院挂挂名。你现在也交接了吧?”叶修接过话茬。
“嗯,大四了。叶学长找我是关于少天的事吗?”喻文州先打开了正题。
“你跟少天很熟,咱俩也不算陌生。但你知道的,有些事情不能勉强。这段时间,算是我谢过你。”
感受到叶修眼中的坚持,喻文州叹了一口气。“我知道。我知道少天不会接受我,但我喜欢他也不想他这么痛苦,所以还是表示了自己的心意。”
喻文州的心情,虽说立场是水火不容的情敌身份,叶修却能理解。
“我希望少天能够开心,所以还是要拜托叶学长了。”

“喂,你在想什么?”黄少天差点招呼到脸上的手打断了叶修的走神。
“对了,你那个一页纸的流程图是怎么回事,幼稚!”
“哥的心意你竟然当狗屎,哼,还不是解的乐此不疲。”
“那个密码又是怎么回事啊,银杏257096?”
“哎呦,我这才发现我们黄少这么笨啊。哎哟,还敢白眼。听哥给你娓娓道来。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啊,你从银杏大道走出来,带着下午太阳和银杏叶的双重晕染的光环……”
“哎呀,谁让你说这些了,嫌弃,打住。”
“哟,哥可是告诉你答案了,再不知道我就要考虑一下孩子的基因问题了。”
黄少天难得严肃起来,思忖片刻,掏出手机,查起了百家姓排序。“哼,凭什么你在前面,我要改成096257!”
看着快要炸毛的少天,叶修笑了笑“可以啊,不过股权现在是在张小姐名下,你要麻烦的人是她。”
“啊,原来她姓张啊……”但是接下来,黄少天去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叶家的股份,黄少天没有直接推辞,但转到自己名下也不合适,那么就先存在张小姐名下,等叶修去处理吧。“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?”
“哥什么能力啊,这还不是妥妥的。”
黄少天知道这件事不容易,以叶修的家世必然还牵扯到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或是交易,不然叶修也不可能一年半不和自己联系,不想把自己牵扯进去。“下次,我想和你一起承担,可以吗?”
看着黄少天满是担心的眼神,叶修也不忍。“放心,没有下次。”
“那你回来有什么打算?”
此时叶修却颇为玩味的看着黄少天,身体斜靠着桌沿,左胳膊撑在桌子上,头搭在手上,懒懒道“和你一起毕业领证啊~”

END

梦境(中二)


To:叶修
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,你在哪里和我一起跨年呢?
哈哈,你可不要以为我现在是在想你,小爷我人气可火爆了。跟你在一起真是亏啊,阻挡了我这么多的桃花。
你知道我们班班长喻文州吧,今年接任老王成了校学生会主席,很厉害吧。哈哈哈,这么厉害还不是拜倒在我的裤子下。喻文州那可是全校公认的谦谦公子,这号人物都被你男朋友纳入麾下,你就偷着乐吧。他说要做我男朋友,我当然没答应了,想想还有点后悔,要不是大一的时候不谙世事,上了你的贼船,现在追我的人肯定排着七八条街的长队。上次他还要送我一个Tiffany的项链,六芒星的款式。哈哈,还说这是咱们玩的荣耀里面术士的大招“六星光牢”,是不是很夸张。不过喻文州这人还挺沉得住气,虽然被我拒绝了,但是照样约我一起去吃饭,人家说“少天,我们至少还是朋友,不是吗?一起吃饭也是朋友之道吧。如果一起吃饭也让你觉得有压力,那也可以不一起吃饭,毕竟我更喜欢看到你开心的样子”,好吧,这话说的我就很没招了。和他吃饭还是挺愉快的,跟他叨叨叨,他都耐心的听着,还时不时的给些回应,一点儿都没敷衍。不过也有不好的,他总提醒我不要挑食,多吃蔬菜,尤其是秋葵,这个真是太过分了!
对了,你跟老王还有交情啊,你在校学生会不是只挂个名么,怎么连老王那个大小眼都替你说话。收到你快递的那天我没忍住直接在教室里打电话,老王突然进来吓我一跳,结果他还给我打掩护。后来在学生会又见到他,他说你过完年会回来,我看他说的挺笃定的,差点都要信了。
啊,已经过了12点。新年快乐,叶修。
From:黄少天  


黄少天花了近五个月的时间去适应叶修的家世,也花了同等的时间去习惯喻文州对自己的优待。


在集团的会议室,手机掉在地上,是因为短信里的人告诉他他现在拥有该集团1% 的股份,但为了他能不受打扰继续完成学业,自己将作为该公司的名义股东代黄少天持有该1%的股份,等时机成熟时,会将该股份转至黄少天名下。虽然不是商学院的学生,但黄少天也知道对于这样的大集团,1%的股份意味着什么。
在南门接自己的司机是董事长的秘书,算起来是叶修伯伯辈的人。在秘书室,这位长辈没有多言,只是说董事长是叶修的奶奶而集团是叶氏的家族企业之一。叶修在4月份突然休学是因为家里的原因需要去其他地方处理一些事情。今天让你来集团开会,是因为董事长最近身体不太好,叶修无法回来,便告诉董事长关于你的事情,董事长担心自己等不到叶修带你回家的那一天,便想提前看看你。你不必担心,董事长很喜欢你,知道你在学校很努力,自己的孙子很有眼光也很有福气。你收到的短信是真的,而给你发信息的人就是中午你通过电话的那位小姐,她是叶家世交的女儿,和叶修是好朋友,由于是叶修私下拜托她,因此她不方便和你表明自己的身份,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适宜让其他人知道。1%的股份,其中一半是叶修的股份,另一半是董事长的股份,是对你作为叶家孙子男朋友的肯定。对你而言,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这些信息。但如果可以的话,董事长希望你能等到叶修回来。


黄少天确实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消化这些信息,去理清一些头绪。公选课的老师应该是和叶家有关系的人,或许这个学校还有其他人也和叶家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。他努力的继续以平常心看待叶修,可是内心却不得不担心着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,不然叶家不会让还在上学的叶修也去处理事情。董事长身体不好叶修也不能回来,可见叶修处理的这件事情比董事长的身体健康还要严重。
如果放在以前,黄少天会去找喻文州商量,毕竟除了叶修之外,黄少天就和这位好脾气的班长关系最好。但是偏偏那天喻文州跟自己告白了,还说“少天,我做你男朋友”,喻文州第一次在黄少天面前表现出了强势。对于此,黄少天感到不可思议,喻文州是不是知道了关于叶修的什么事情,所以想要假装男朋友帮忙掩人耳目?但喻文州后来还送了项链,看起来像是动了真格。黄少天也纠结过一阵,但还是和喻文州挑明自己会等叶修回,喻文州也只是无奈的笑笑,表示希望还可以继续做朋友。
叶修寄的那个解谜流程图,有了第一题的思路就很好理解后面的题目,都是和平常自己的小习惯有关,哎,也真是符合叶修双子的特性,还有这样的小恶趣味。不过黄少天却再也没联系过那位小姐,以这样的身份不合适。对于那1%的股份,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没有这回事。


点击发送,收件箱显示了数字“1”。
黄少天不是会给别人写信诉衷肠的性格,却被王杰希洗了脑,觉得叶修今年会回来。新年到了,离叶修回来又进了一步,但是在现在的状况下黄少天只能用这种最老土的办法,给自己的邮箱发一封邮件,假装和叶修聊天。
关上电脑,黄少天站起身,走向阳台,看着即使灯火通明却依然明亮的月亮,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藏在衣服里被串在项链上的那枚戒指,是叶修离开前送给他的礼物。